筆趣閣 > 浮世大千 > 338、星空古路

  在接觸到了劉辰的神識之后,怪魚顯得十分的狂暴,此時的怪魚,瘋狂地在靈泉之中躍動著,想要向著劉辰展開攻擊。強大的力量,支撐著怪魚不斷地躍動了上來,此時在怪魚的攪動之下,地下的靈泉都已經變得澎湃了起來。
  劉辰皺眉,此時地下的怪魚,反應有些太過激烈了,光是感受到了劉辰的神識查探,就已經讓怪魚變得如此的狂暴,此時劉辰已經將劉辰收了回來,但是怪魚的情緒,卻沒有任何的平息,此時怪魚依舊在靈泉之中肆虐,強大的力量,甚至讓靈泉都已經溢散了出來。此時劉辰猛然發現,在怪魚暴動的時候,它身上溢散出來的靈氣,竟然變得更多了,先前被劉辰抽走了數丈的靈泉,此時竟然再次滿溢了出來。在怪魚暴動的時候,靈氣溢散變得更加的快,從怪魚身上溢散出來的靈氣,化為了靈液儲存在了地底,將靈泉重新覆蓋了起來。
  此時劉辰感受到了,在靈泉重新充盈之后,從鎖鏈上面,涌動出了力量,鎖鏈開始收縮,將怪魚束縛回了原地。強大的力量,拉扯著怪魚重新回到了湖底,此時有了靈泉的隔絕,劉辰也再難以用神識查探到湖底的情形。
  突生的變化,讓劉辰的心情一滯。此時在湖中,怪魚已經平靜了下來,甚至在劉辰的感知之中,也沒有感受到怪魚繼續的暴動,此時在劉辰的感知之下,怪魚已經將一切的氣息都收斂了。
  就在劉辰準備繼續查探的時候,一道宏偉的聲音,傳入了劉辰的耳中。
  “退!”
  只有一道聲音,但是如同銅鐘大呂一般,在劉辰的神海之中響徹,甚至在劉辰的感知之中,自己的神海都受到了震蕩。強大的力量,讓劉辰的意識都有了短暫的片刻失神,此時在劉辰感知之中,巨大的力量,不知來源于何處,但是已經給了劉辰警告。
  “此地有主!”劉辰馬上反應了過來,此時劉辰依舊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存在警告了,但是劉辰能夠感受到先前的力量,如此的強大,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
  此時在劉辰的感知之中,巨大的力量,已經讓劉辰感受到了身上力量的停滯。
  如此強大的力量,是劉辰難以抵抗的。就在劉辰準備離去的時候,在劉辰的眼前,出現了一道白光,隨后一幅畫面出現在了劉辰的眼前。
  在靈泉的湖底,所有的鎖鏈都向后延伸,直到延伸到了湖底的盡頭,在湖底有著一處奇妙的空間,此時所有的鎖鏈,都延伸進入到了哪一處空間之中。
  隨即劉辰眼前看到的景象一變,在劉辰的眼前,一名老者端坐在了蒲團上,而延伸而來的無數鎖鏈,最終都匯聚向了老者手里的圓球中。
  此時老者抬頭看了劉辰一眼,和劉辰的眼神匯聚在了一起。那是一個面目慈靄的老者,不過劉辰卻看到了他的眼神,在他的眼神之中,仿佛有著天地星辰,完全不像行將就木的樣子。但是劉辰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已經十分的衰敗,甚至讓人感覺命不久矣。不過劉辰的心中十分的清楚,老者必然十分的強大,畢竟先前劉辰曾經感受到了老者的力量。先前的那一聲,必然是眼前的老者發出的。
  此時老者也見到了劉辰,緩緩開口說道:“此地的一切,你也見了。靈泉之中,你也取得了不少的好處。但是陰陽魚必須留在此地,否則陰陽不穩,必將造成天塌地陷。離去之后,莫要將此地的一切告訴任何人,否則九天十地,我必取你性命,毀你神魂。”
  劉辰緩緩地點了點頭,就在此時,周圍的景象猛然一變,劉辰在回過神時,已經出了洞窟。再看周圍,依舊是荒山和禪院,但是先前的洞窟入口此時已經消失了。
  劉辰此時已經明白,先前的一切,蘊含著地母靈液的洞窟,應該是已經被先前的老者封閉了。此時入口也已經消失,劉辰也沒有了進入洞窟的可能。
  放出了神識,感知周圍的一切,劉辰感受到了再自己的面前,荒山已經變成了尋常的荒山,即使是劉辰的神識深入荒山之中,已經難以感受到在荒山之中,有著任何的玄奇之處。先前的洞窟,應該是一處空間折躍,此時在老者動手之后,空間折躍也消失了。
  周圍恢復了平靜,劉辰想起了先前老者和自己說的話,最后老者的出現,應該是為了警告劉辰。
  “陰陽魚?”劉辰的心中感嘆著,在他的記憶之中,還從未聽見過世上有著這樣的生物。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連地母靈液,在世上都是極其稀少的存在,更別說能夠源源不斷地產生靈氣,凝聚地母靈液的怪魚。如此神異的生物,沒有在人世間的古籍之中留下記載,也屬正常。
  此地沒有了任何能夠留戀的事物,劉辰也沒有繼續呆在此地,在劉辰感知之中,此地在失去了地母靈液之后,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神奇之處。
  “也罷,將我的一聲實力穩固,也算是已經得到了足夠的好處。不可貪心!”劉辰在心中告誡著自己,同時飛掠而起,離開了荒山。
  在離開了荒山之后,劉辰沒有感受到身后有任何的氣息,看來先前的老者,已經徹底離開了。空間的玄妙,不是此時劉辰的實力能夠理解的,先前只隔著一道門,但是此時的洞窟已經不知道在何處。或許此時的老者,已經身處千萬里之外。
  “天下之大,玄奇的事物浩瀚多如繁星,就像先前的陰陽魚一般,或許時間還有很多這樣的生物,只是還沒有被人們所記載下來。”
  劉辰一路飛掠,沒多久就遠離了荒山,此時在劉辰的身后,已經感受不到任何和荒山有關的氣息。不過此地劉辰回想起了先前老者說過的話,在老者的話語之中,他是為了大地的安全,才將怪魚束縛在那個地方。而且劉辰感覺老者并沒有危言聳聽,或許陰陽魚離開那個地方,真的能使天地陰陽混亂,讓蒼天和大地全部都傾覆。如此龐大的危機,或許那神異的陰陽魚,是真的能夠做到。
  不過此時劉辰已經遠離了洞窟,也難以查探陰陽魚的玄妙。此時劉辰一路飛掠,此行的目的劉辰已經達到,現在的劉辰,想要前往一處新的地方。
  東洲大陸十分的龐大,就算是許多強大的修士,耗費了一生的時間,也難以將大陸的每一個地方都走過。但是如此龐大的東洲大陸,真正繁華的地方,也只有皇城。在皇城之中,才是修士最多的地方。而且皇城之中的修士,有著天下各處的修煉所長,匯聚在了一起,就讓皇城的修士,變得無比的強大。據說在皇城之中,甚至在大街上,都能預見境界極高的修士。
  在突破真吾境界的時候,劉辰就感受到了瓶頸,真吾境界的他,已經難以在附近找到對手,真吾境界的修為,在邊疆的小城之中,已經算得上是難以企及的存在。現在劉辰已經突破到了歸元境界,此時想要尋找一名對手,對于劉辰來說,已經變得更加的艱難,所以此時劉辰想去東洲的中心地帶走走看看,或許能尋到讓自己的境界再一次突破的契機。
  歸元境界的修為,凌空飛掠的束縛也就更快,此時劉辰已經有了目標,就沒有任何的停留,一路向著中央皇城飛掠。有了歸元境界的修為,劉辰的氣海也變得更加的磅礴,而且此時劉辰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了許多,此時的劉辰,已經可以片刻不停的趕路,不用任何的休息。
  劉辰的速度極快,幾日之后,劉辰到了一座大城。此地并不是中央皇城,中央皇城尚且還在千萬里之外,不過劉辰在趕路的時候,從修士的口中聽到消息。此地的傳送法陣開放了,只要支付一些靈石作為代價,就能直接傳送到中央皇城。
  在城外落了下來,劉辰向著城池大步走去。此時城門口正圍著一群修士,修士們都在看著城中最新頒布的告示。
  “本月二十六,星空古路重開,神海境界以上的修士,都可以參加星空古路的選拔賽,通過測試的修士,能夠獲取進入星空古路的資格!”
  在告示的一旁,有一名守衛大吼著,將告示上的內容簡要地告訴了圍攏著的一眾修士。在守衛開口之后,周圍的修士馬上就開始了議論。
  “我說為什么傳送陣重開,原來是星空古路有開啟了。”有的修士恍然大悟,在一個月之前,各地的傳送陣法都陸續提供給了修士使用,剛開始眾人還有些不知道原因,因為傳送法陣的消耗是十分巨大的,就算能夠從修士的手中收回一些成本,但是總體而言,傳送法陣的使用,對于官府來說還是十分奢侈的。此時在公告出來之后,眾人方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星空古路重開,才會提供傳送法陣,讓修士盡快趕往中央皇城。
  “星空古路?”劉辰聽著修士們之間的議論,陷入了思索之中。
  對于星空古路,劉辰并不陌生,在古籍之中,劉辰就曾經數次見過星空古路的記載。在遠方的上古時代,星空古路就存在于世上,在上古的時候,就有修士進入星空古路之中試煉,斬殺星空之中強大的妖獸。而且在星空古路之中,不僅能驗證自己的實力,還有著無盡的機緣。甚至有上古時期的神仙境界強者,在星空古路之中,留下了自己的道統。
  此時一張告示,將場中的氣氛,完全都點燃了起來。劉辰的心中明白,這樣的告示,一定也發往了天下各處,此時整個東洲,都已經知道了星空古路要重開的消息。場中已經有修士按捺不住了自己激動的心情,馬上就開始向著傳送法陣所在的地方快步走去。在一人行動之后,馬上就有著更多的修士開始行動了。
  劉辰思索了片刻之后,反而停下了腳步,并沒有直接前往傳送法陣所在的地方。先前在參加天驕榜的時候,劉辰就明白了一個道理。這樣的盛事,必然也會激起修士之間更多的矛盾,此時的劉辰都可以預見,說不定在告示發布的那一刻,中央皇城之外,修士之間的氣氛,已經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思緒至此,劉辰并沒有直接前往傳送法陣,而是在城中選了一處客棧住下。客棧離傳送法陣并不遠,劉辰此時已經能夠清楚地看到,在傳送法陣之外,已經排起了長長的隊伍。此時修士們爭先恐后,生怕時間晚了錯過星空古路。
  劉辰輕笑,他的心中事情不會如此的簡單,雖然在要求之中,修士的境界要求只是神海境界,但是劉辰的心中十分清楚。整個大陸的年輕一輩修士,此時都已經對著星空古路蠢蠢欲動。在如此多的修士面前,大部分的修士,連參加的資格都沒有。
  大排長龍的現象,一直持續了四天,知道第四天的下午,一道消息,擊破了弱小修士的幻想。
  空冥宗的修士,在中央皇城外圍大開殺戒,屠戮修士上萬。
  一則消失,讓東洲各地的修士都大感震驚。而且隨后更詳細的消息傳來,此次被屠殺的,多是神海境界的修士,因為在中央皇城之外,聚集了太多的修士,空冥宗的修士被擠出了外圍,門中長老大怒,直接殺出了一天血路,屠戮了上萬修士,一路殺到了皇城腳下。
  消息傳出之后,東洲震動。此時無數的修士高呼著,讓皇城中人出來住持公道,就在此時,更多的消息再次傳了出來。
  “陰煞宗屠殺低級修士,血流成河!”
  “三老山為了搶占位置,生生煉死數萬修士!”
  不斷有消息傳來,甚至一些平日里自詡正道的宗門,此時也做出了驅趕修士的舉動。

快速时时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