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躍馬大明 > 第416章 部堂隕落,潼關失守!
    夜幕悄然降臨,一輪邪月,妖異的銀光輕輕彌灑在天地間。
      華陰往東至潼關的這一路間,到處都是疲于奔命的紅色身影,一個個氣喘如牛,又筋疲力盡。
      天色亮時,他們還能大規模的保持著建制,可隨著天色黑下來,尤其是周圍時而傳來混亂的喊殺聲,這種建制模式已經開始迅速被打散,轉而愈發的凌亂。
      “督臣,事情有些不妙啊,流賊這是想趕著咱們玩啊。這么下去,搞不好要出大事……”
      高杰還是很機靈的,一直護衛著孫傳庭,很快也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過來匯報。
      高杰此時雖只是副將,卻是孫傳庭的心腹,麾下裝備還是很不錯的,有不少馬。
      若是放在尋常,他們策馬狂奔,早就趕到潼關了。
      可關鍵是此時潼關周邊有流民軍騎兵精銳,他們也要顧全大局,保持完整,便只能與主力同步。
      一片小樹林外,孫傳庭眉頭緊皺,抿著嘴唇不說話。
      他這時也意識到了他的嚴重失誤!
      想的很好,可真正做起來,卻并不是這么一回事。
      主要是華陰到潼關的這一路,窄而且不好走,周圍又多山,加之突圍的時候,各人又不舍得舍棄家當,隨隨便便就會堵路,導致效率大幅度下降。
      明明可以趁著沒有多少馬的流民軍主力到來之時,便是能逃出生天的,這么一搞,反而還不如流民軍快……
      孫傳庭此時也意識到了流民軍的戰略計劃,便是‘半渡而擊’。
      可此時就算是洞悉了流民軍的計劃,他一時卻也沒有什么好辦法。
      天色黑下來,通訊完全不暢,龐大的四五萬人的大軍,此時猶如被切斷了神經中樞,根本就沒法控制多少部隊了。
      但已經到了此時,孫傳庭又怎會承認自己的失誤?那不是自己把自己往絕路上逼?
      “通知下去,各部依靠有利地形,結陣防御,務必不給流賊可趁之機!咱們今天已經走了七八十里路,按照這個速度,最遲明天午后,肯定能抵達潼關下,到時大家就安全了,本官會親自為大家請功,一定要打起精神來!”
      畢竟是老官僚,孫傳庭的嘴皮子功夫還是很溜的。
      便是高杰一時都被唬住了,忙是用力點頭:“督臣,卑職馬上去辦。”
      很快,隨著孫傳庭的命令傳遞出去,各部的凌亂稍稍有所緩解,流民軍似乎也有些累了,氣氛隱隱又回到了正軌。
      然而,這種安靜并沒有持續多會兒,剛進入子時,暴虐的廝殺聲又從四面響起,許多火光從四面八方升騰。
      官軍各部誰敢怠慢?忙是令各自麾下急急警戒。
      好一通折騰,又是一個多時辰過去,混亂暫時被止住,大家勉強能睡個覺。
      但這種安靜又沒持續一兩個時辰,寅時末,混亂再次發生,而這一次,并不是小規模了,無數火箭已經射到了官軍陣勢內,又燒起了漫山遍野的山火,一片凌亂。
      等到早上天色完全放亮的時候,包括孫傳庭、高杰、猛如虎眾人在內,官軍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頂著個大大的黑眼圈。
      可眾人此時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權利,繼續頂著疲憊,急急朝著潼關突圍。
      這時,就在潼關西部幾十里外的一座小山上,李自成已經親臨。
      劉宗敏笑吟吟的看著遠處凌亂的官軍主力,“闖王,時候差不多了,您下令吧!”
      李自成精神也是大振,“黃虎,辛苦了!此戰,你當是頭功!來人,傳我軍令,動手!”
      “是!”
      “嗚,嗚嗚嗚……”
      很快,號鳴聲響起,早已經在這邊埋伏多時的流民軍精銳,瞬時猶如猛虎殺入羊群,迅猛的朝著凌亂的官軍主力殺去。
      無數官軍此時本就是驚弓之鳥,又疲憊一夜,早飯都還沒吃呢,哪還有什么反抗的力氣?
      眨眼間,便是兵敗如山倒,紛紛哭爹喊娘的奔逃一片。
      而孫傳庭的中軍,更是重中之重!
      “孩兒們,看好了,那就是姓孫的狗官的大旗,都他娘的給老子拿出你們的本事來,活捉狗官孫傳庭,為我干爹報仇!”
      這時,一隊約莫兩三千人的流民軍隊伍,竟自從一座小山后繞過來,為首是個銀甲銀盔的年輕小將!
      這小將雖是年輕,氣勢卻是絕不比成年人弱,只有更強!
      而他們軍中一群半大孩子,也盡是如此,雖是年輕,可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掛滿了桀驁之色。
      年輕小將大呼一聲,便是一馬當先,率先沖向孫傳庭部中軍。
      “殺狗官軍啦!”
      “哈哈,活捉狗官孫傳庭!”
      “孩兒們,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
      “吃他娘,喝他娘,闖王來了不納糧……”
      一群娃娃兵的氣勢勢不可擋,片刻間便殺的高杰部精銳連連后退。
      “不好!”
      “是他娘的娃娃營啊!快,快保護督臣,準備突圍!!!”
      高杰這時也急眼了,拼了命的招呼他的精銳保護中軍。
      出身流民軍系統,官軍中沒有誰比他更了解‘娃娃營’的可怕了,這簡直就是一群被洗了腦的機器!
      那些流民軍老營士兵,雖是久經戰陣,但畢竟也知道怕死,跑的時候更是靈巧,有的是辦法。
      可這幫娃娃營,都是流民軍從四處收養來的孤兒,十三四,乃至是十一二就被拉到戰場上,都是李自成的腦殘粉,根本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甚至,他們非但不怕死,反而以能戰死為榮!
      尤其是此時為首的銀甲小將李來亨,比以前的娃娃營頭子李雙喜更猛,簡直就是個殺神啊!
      “砰砰砰砰砰……”
      “轟隆隆……”
      “啊——”
      一時間,鳥銃聲,土炮聲,廝殺聲,叫喊聲,哭爹喊娘之聲,連綿從這條狹窄的山谷道路上升騰而起。
      高杰部的確精銳,不論火器還是鎧甲,配備的都是很齊全,火力和士氣也都很不錯,可耐不住李來亨這幫娃娃營完全都是亡命,無數戰死的娃娃營尸體,非但不會讓他們畏懼,反而只是讓他們更興奮!
      “殺!”
      “哈哈,老子砍了個游擊啊!”
      “狗官,小爺看你往哪里跑,給小爺死來!”
      “看小爺的槍法……”
      戰斗僵持了一刻鐘多,高杰麾下這幫精銳,已然被娃娃營殺破了膽,與此同時,不遠處高一功部的精銳也補過來,高杰他們此時只有一條路可以突圍,只能拼死殺向東邊的潼關了。
      “督臣,撤,快撤吧,再不撤就來不及了啊!”
      高杰已經紅了眼,撕心裂肺的大呼。
      可孫傳庭此時卻極為平靜,靜靜的看著如狼似虎的流民軍精銳,沒有半分波動。
      他這時也明白,他到底是犯下了多大的失誤!
      他的確能把責任推給王樸,可此時,他還能把責任再推給別人嗎?
      答案儼然是否定的。
      但這卻難不倒孫傳庭!
      已經這樣了,官軍主力再無聚集的可能,這場敗仗,他孫傳庭吃也得吃下,不吃也得吃下了,既是如此,又何如留個身前身后名?
      “高副將,你不要管本官了,立刻帶著你的精銳突圍!事已至此,本官誓要與我大軍主力共存亡!”
      “督臣,您三思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高杰還要再勸,孫傳庭卻直接打斷了他,笑著看向了高杰:“高副將,不用再勸了,本官心意已決,你速速突圍吧!”
      高杰本還想再勸一下,可看孫傳庭已經堅定不移,李來亨那邊就在幾十步外了,他一咬牙,也不再猶豫,高呼道:“走!”
      很快,高杰的精銳迅速朝著東方突圍而去。
      孫傳庭身邊眨眼就不剩幾個人了。
      但他卻并沒有絲毫的害怕,反而是輕蔑的看向氣勢洶洶,即將朝這邊包過來的李來亨眾人:“你們想活捉本官,呵呵,絕無可能!皇上,皇上啊,老臣不能再為您效力了啊……”
      說著,他猛地抽出腰間寶劍,狠狠便朝著自己的脖子上抹過去。
      “噯?”
      “快攔住他!唉喲!我日你個仙人板板喲……”
      李來亨眼很尖,很快便是注意到了孫傳庭,可他距離這邊還有幾十步距離,就算看到了,一時卻也無力阻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孫傳庭自刎身亡。
      ……
      次日傍晚,剛剛趕到寧津的徐長青,便是收到了孫傳庭自刎殉國,潼關被騙失守,王樸大亂突圍的消息。
      一時間,正準備布置明天行軍路線的大帳內,死一般的靜。
      半晌,王承恩第一個反應過來,身體卻已經猶如篩糠,哆嗦的根本止不住,臉色更是白的嚇人,喃喃道:“怎么可能?這,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哇???孫部堂麾下還有數萬精兵,并且有定北伯爺,怎么,怎么就……”
      李巖,趙增金,二狗,張虎,王洪洋,趙啟亮,紅娘子眾人也都是面面相覷,臉色白的可怕。
      誰能想到,他們這邊剛剛出兵,這他么才剛走出山東,竟然傳來了這種消息……
      “呼。”
      徐長青長出了一口氣,臉色也有些不正常,只能通過不斷的呼吸,來改變自己的節奏,調整自己的心境。
      此時的戰報雖不甚詳細,但以徐長青對各方的了解,猜也能猜個八成!
      這,必定是孫傳庭和王樸內訌了啊!
      饒是徐長青對此早有預料,卻也是做夢也沒想到,西北的局勢崩的這么快,更是這么的慘,這么的讓人無法接受……
      孫傳庭倒是一死了之、灑脫了,也忠義了,可~~,巍巍大明,這萬里河山,這四五千萬子民,整個華夏民族的傳承,又該向誰敘說?
      尤其是王樸!
      著實讓徐長青太失望了!
      歷史上,潼關之戰,孫傳庭就算大敗,多少還有些反抗的因子,至少,從道義上,從大局上,還不至于太難看。
      可此時,堂堂的總督西北軍務,匯聚了九邊半壁河山的西北軍,居然以如此匪夷所思,讓人根本就不能接受的方式,狼狽的猶如喪家之犬一般,退出了歷史的舞臺……
      “忠,忠,忠義伯,這,這,這現在該如何是好啊……”
      王承恩完全癱了,哭喪著臉,哀求的看向徐長青。
      徐長青倒吸了一口冷氣,“王公,咱們現在還能怎么辦?涼拌吧!明天,我軍加快行軍速度,決不能讓流賊出潼關!”
  

快速时时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