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個庇護所 > 0196 碼頭
    “大漢奸?”阿格隆左腦袋看著隊伍中的這273個食人魔,右腦袋看著那個坐在自己胸前小籃子里的羅娜說道:“阿格隆的確很大。”
  
      說到這里,阿格隆又拿手拍了拍捆在腰上的大鼓,但這回從迷霧中走過來的卻不是食人魔,而是一小群僵尸與幾頭食腐鬼。隊伍中的騎士與傭兵們看到之后,打算過去清理。但兩三個離得最近的食人魔卻走過去揮舞起了大棒,緊接著那些東西便像是棒球一樣,全都飛上了天空。
  
      “不、不用敲了。”羅娜說道:“我們快、到了。”
  
      說道這里,她指了指遠方,阿格隆順著她的手指向前望去,但看到的只有迷霧。不過它卻是聽到了遠方河水流過的聲音,距離這里,也就是兩三里了。
  
      在制服了阿格隆的部落之后,克洛伯便帶人先走了。在得知喬治的大城墻計劃之后,他比老板還急。畢竟大批大批的人口與物資都已經在加斯特與眾多貴族的號召下陸續向東,而自己的領民和附庸們還停在西南呢。
  
      分道揚鑣之后,喬治沒有著急立即返回庇護所。而是在阿格隆這個大漢奸的幫助下,將各個小部落也全都光顧了一遍。雖然許多小部落的食人魔都并未全都在家,但家底卻是被喬治等人全部掏光了。
  
      各種搶回來的物質有些多,但好在除了傭兵、食人魔之外,還有大批被食人魔俘虜的人類。被營救之后,他們便全都跟隨著隊伍,物資大多由食人魔們帶著,人類則是驅趕那些牲畜們。
  
      喬治等人在谷地西南轉悠了十來天之后,大部分食人魔都已經跟隨在了隊伍之中。與阿格隆部落中的食人魔一樣,這些后加入者也都被喬治‘蓋章’。在阿格隆的恐嚇之中,喬治沒有浪費一丁點希望之力進行壓制,那些食人魔們便在感召之中,身上多了一道道神紋來。
  
      這些食人魔在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原來那粗暴的脾氣變得和善了起來,并且也對人類越發親近。時常會有士兵們聽到那些食人魔對自己講述的夢境,都說見到了一個七巧板對自己講述東西。
  
      對于那些大道理,這些頭腦簡單的家伙們都不太明白,但那夢境中穿梭云霄,以及與人類共同生活的一幕幕卻是讓食人魔們心生向往。而能夠展露出那一幕幕神奇的七巧板,也讓它們越發崇拜。
  
      不懂道理沒關系,記住就行了。而食人魔們內心深處的那被黎明之光喚醒出來的共情感,也讓它們對生命開始懂得了敬畏與憐憫。被黎明之光挖掘出來的那份淳樸,也讓它們會慢慢理解仁慈與慷慨。
  
      食人魔們的變化,與它們口中講述的夢境,讓喬治慢慢有些了解到了感召的原理慷慨與憐憫。也知道,自己從今開始,已經算是徹底從食人魔這里拉來‘投資’了...
  
      而對于計劃中的‘找蜘蛛拉贊助’這件事,他也越發期待了起來。
  
      273個食人魔絕非谷地所有的數字,但剩下的那些,就只能交給谷西的傭兵們了。因為怕那些谷西本地的傭兵處理不了,喬治還留下了五百多人,算了算,應該是夠了。
  
      不多時,隊伍眼前的迷霧突然變淡、散盡,一條河流出現在了不遠處。
  
      在那河流之上,有許多的小船,在河對岸那座新建立起的小碼頭往來穿梭。碼頭附近上人流涌動,人數足有成千上萬。被卸下來的貨物堆滿了河灘。
  
      此時遠方天空突然出現了一群天國仆從,忙碌的民眾看到它們之后紛紛拜倒,一時之間竟然亂窩窩了起來。直到那些手舉公羊旗幟的黑甲騎士與貴族們紛紛策馬趕來,人群才重新恢復了秩序。
  
      公羊便是克洛伯的家徽,另外一些貴族大多來自谷西。看到這些貴族賴在庇護所不走,克洛伯就交給了他們一些事。
  
      那些天國仆從來到河岸之后便立即下水了。緊接著便從河中打撈出來了一根根原木。河岸上的人群看到這一幕,也紛紛方下了手中的工作,幫助接受木材,沒過多久之后,河灘上專門放置原木的區域,便又多出來了幾堆原木來。
  
      一些船只已經從河岸對面駛過來了,行駛到一半,看到河岸上呆坐的大胖子們后,又以更快的速度行駛了回去...
  
      喬治大罵了一句,下了馬。幾下跳躍在了阿格隆的肩膀上,許多人也都有樣學樣,先行爬上食人魔,準備先行渡河了。
  
      把亞歷山大與校官們都留下來了之后,喬治抓住了阿格隆的犄角,隨后便感到屁股地下一陣顛簸,河水漸漸將阿格隆的膝蓋淹沒了。
  
      約翰內斯的這條河流,喬治時常下水游泳,了解最深處也就四米多深而已。走到最中心,也只是剛剛把阿格隆的肚皮給沒過了。
  
      “別怕、別怕,阿格隆今天不吃人。嘿嘿嘿嘿...”阿格隆張開了它的兩張大嘴,大聲的朝著對岸喊了過去。河中的那些小船聽到之后,都拼命的劃開了。
  
      河岸上也是如此,那些人雖然聽不清,但看著這群‘藍巨人’竟然開始渡河了,不由都驚嚇得四散奔逃。幾位騎士一騎絕塵,向庇護所沖了過去,一路大喊:“巨人攻城!巨人攻城!”
  
      河中的那些小船被巨人們輕松超過,他們拼命劃了半天,還頂不上雪霜食人魔們幾步,有幾艘來不及走開的百料貨船看到巨人們接近之后,都紛紛露出了絕望的神色。隨后便在喬治等人的打招呼之中,回應了一個僵硬的微笑來。
  
      喬治觀察了一下河中的這些船只,發現碼頭附近最大的船也不過是百料貨船,運輸量不超過三十噸,可滿載1000蒲式耳的糧食。這種百料貨船大都是幾位子爵提供的,也有一些是他們從血裔貴族手中敲詐過來的。深度一般不超過1.5米,再深一點,恐怕就無法在這河中運輸了。畢竟河水中央最深處不過4米而已。
  
      喬治沒有著急讓食人魔們馬上上岸,他讓這邊家伙先聚集在了小碼頭的附近。
  
      在這附近原本是有許多勞工正在疏通河道,好讓百料貨船能順利卸貨。可河邊有許多大石難以搬動,已經是忙碌幾天了。負責這個伙計的那個家臣,看著克洛伯給的時間越來越近,之前可是急得滿頭大汗。
  
      現在這幫‘藍巨人’們過來之后,卻是幾下就給全都搞定了。
  
      當這些龐然大物抱著大石上岸的時候,不遠處一直觀望的人群才終于察覺到,這些藍巨人似乎并非為‘攻城’而來。黎明騎士們身上的鎧甲漸漸被人們認出,克洛伯的家臣們想起了家主此前交代的事情,這時候那一張張鐵青的臉色才好了一些,開始組織身邊的人手維持秩序了。
  
      在兩百多個食人魔邁上河灘之后,它們身上的騎士與士兵紛紛跳下,去尋找一些旗幟。而食人魔便坐在了地上,有些家伙手里面竟然還抓著幾條魚。
  
      它們拍著肚皮的圍在一起,將懷中的大石頭放置在一起,直接就在河灘上拾起了‘柴火’(原木)打算原地生做飯了。
  
      除了這些吃貨以外,文藝點的食人魔竟然看著那蔚藍的天空惆悵了起來,還有一些則是一屁股坐在了河灘上,傻傻的起了太陽水有點涼。
  
      喬治下來之后便走到了碼頭上,吩咐起了管理這片區域的那位克洛伯的家臣,組織船只迎接河對岸的人。順便看了一眼堆積在這附近的物資。
  
      在碼頭附近有著不少的臨時小倉房,工人們來來往往的,將船上運來的那些東西都放置在了這里。
  
      這些物資大多都是糧食,另外還有許多礦石等貨品。
  
      在谷地西南東遷的時候,大量的物資都被帶入了‘棲鼠子爵領’。不過后來卻都被加斯特敲詐了出來,運往了庇護所。
  
      眼前的這一批,顯然已經不再是棲鼠子爵領的了,但卻是加斯特從谷西各個貴族手中敲詐出來的東西。而隨著沃爾普的四處恐嚇,與加斯特的坑蒙拐騙,運往庇護所的各種物資還在源源不斷。而其中最主要的便是糧食。
  
      這些物資將會為大城墻的建筑提供重要的后勤支持。
  
      另外喬治還見到了一些小漁船,漁船上的漁夫大多是老人與婦女,都是自由民。這些從河水中撈出來的魚,人一般是不愿意吃的。但送入庇護所卻是可以換取糧食等物資,所以便成為了漁民們的營生來。
  
      庇護所中的人,自然也是不太愿意吃這些魚,但狼群卻是不會挑剔別說是這些臭魚爛蝦與會動的魚骨頭,就是會動的人骨頭,它們也照樣能啃進肚子里。
  
      “相比于去年,今年的這些魚的腐化程度是不是好上許多了?”喬治拿起了一條來,問向了一位漁民。那魚提在他手中活蹦亂跳著,怎么看也不像是孵化魚。
  
      “老爺,這些魚可都是我們從北邊打撈過來的,那邊的水質以前就不錯,今年格外好了起來。所以我們自己都吃的!”說到這里,老漁夫從船上提起一個小筐,里面裝的竟然是一些河蝦:“老爺,俺不知道什么腐化不腐化,但有河蝦的地方,魚都不會有問題。”
  
      喬治聞了聞那里面的魚腥味,撓著臉不由詫異了起來:“你時常去約翰內斯的下游嗎?知道那邊情況怎么樣?”
  
      “知道,太知道了!”說到這里,老漁夫伸手向北方指去:“往下游走一段路之后,這條河便會與北山的一座瀑布交匯在一起,一同流入多瑙河,然后順著多瑙河經過幾處河灣,朝西南的黑珍珠湖畔流去。往西南走,河水水質就不好了。但瀑布那邊有個深潭,那邊水最好!”
  
      與漁夫攀談了幾句之后,老漁夫口中說的話越來越懸,還提到了妖精與白橡樹之類的傳說故事。
  
      自己家在北邊就有大片的葡萄園,那里啥樣喬治清楚得很,聽到這些話之后只是笑了一笑,歸結在了災厄之源消滅的原因里。
  
      ...

快速时时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