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改漫威電影宇宙 > 第三百零二章 突然而來的襲擊
    夜晚的維考拉城市內,現在已經是午夜時分,所有人都已經休息了,整個城市都陷入了一片安靜。
  
      只有在塔利埡居住的那個旅店的遠處,蕭越白和內瑟斯正在一個黑暗的角落里觀察著旅店。
  
      仔細的感受了一會,內瑟斯點了點自己黑色的狗頭說道:“沒錯,那正是陛下的后裔血脈。恰麗喀爾留在她身上的印記,我能感受到。”
  
      自從卡西奧佩婭用那把叫做恰麗喀爾的十字刃解開了地下皇陵的入口之后,除了希維爾的鮮血喚醒了阿茲爾以外。
  
      造成當年慘劇一切的源頭,被封印起來的澤拉斯也跑了出來。
  
      與他同時跑出來的,還有當年為了拯救帝國,自我犧牲請求兄長內瑟斯將自己和澤拉斯一起封印的雷克頓。
  
      如今已經過去兩年了,內瑟斯在阿茲爾重新喚醒了太陽圓盤之后,也跟自己的皇帝請求,去追尋那個已經失去了心智的自己兄弟的足跡。
  
      可尋找了足足兩年的時間,他仍舊沒能找到弟弟的身影,而今天他則剛好經過這里,碰上了在高臺上守護希維爾的蕭越白。
  
      再次仔細的感受了一會,內瑟斯突然笑了一下,黑色皮毛下咧起了潔白的犬齒說道:“那個法師小女孩看起來為人不錯,怪不得蕭先生您有時間來找我閑談。”
  
      蕭越白聞言低頭笑了笑并沒有說話,然后搖了搖頭,將自己之前和阿茲爾保證將希維爾帶回去,還有希維爾在太陽圓盤對自己的威脅等等事情告訴了內瑟斯。
  
      而這位古恕瑞瑪的智者聞言之后,也是哈哈一笑對蕭越白說道:“蕭先生,對于公主殿下給您造成的困擾,我十分抱歉。”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殿下起于微末,生于草莽,心態變化上無法能接受自己注定的命運。”
  
      “常常能做出一些莫名荒唐的事情,總會給陛下和我們帶來一些麻煩,只是苦了您這高貴的客人。”
  
      “這沒什么!”蕭越白再次笑著搖搖頭,不過就在他想跟內瑟斯說些什么的時候,一種饑餓感突然襲來。
  
      這種感覺是那么的熟悉,蕭越白一下子就想起來,自己當初剛剛強化了黑皇的能量吸收的X基因時,就是這種對能量所產生的貪婪所衍生的饑餓感。
  
      不過為什么會咋這個時候突然有這種感覺?蕭越白有些不明白。
  
      而一旁內瑟斯則是一直在關注著蕭越白的,他本來已經準備好聽這個人類要說些什么,可就在他剛張口的時候,居然就停住了什么話都沒說。
  
      剛想要問問這個客人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的時候,內瑟斯突然發現在城市的北方,一個強大的能量源頭闖入了自己的感知中。
  
      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那恐怖的能量,僅僅一瞬間之后,內瑟斯就分辨出了來這是誰,他皺著眉頭沉聲喝道:
  
      “不好,是澤拉斯來了!”
  
      “澤拉斯?”蕭越白剛反問了一句,就突然在眼角余光的黑色天幕中,發現幾個藍色的能量彈,正劃破天際向著這里疾馳而來。
  
      內瑟斯顯然也注意到了天空的景象,眼睛微微一瞇,頓時就察覺到了那些能量彈的落點,它們正是沖著希維爾居住的那架旅店而去的。
  
      “不好,難道澤拉斯要來追殺阿茲爾的后裔?”內瑟斯說完之后,咧起自己的嘴唇,將口中的獠牙漏出,然后猛然沖了出去。
  
      他以極快的速度高高躍起,手中的權杖揮舞之下,將兩顆藍色的能量彈擊碎,可就算如此仍舊有三顆能量彈并沒有擊中內瑟斯,向著他身后的旅館砸去。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身影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將三顆藍色的能量彈快速的截了下來。
  
      內瑟斯忍著被澤拉斯兩枚能量彈命中后,傳來的灼燒感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個恕瑞瑪的客人。
  
      此刻的蕭越白眼疾手快,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更搞笑的是他的嘴里居然還叼了一個。雖然自己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搞笑,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有些挑戰內瑟斯的認知了。
  
      只見那三顆能量彈,就那樣突兀的快速的變小,最后消失不見,等眼前的藍色光暈一點都不剩的時候,蕭越白居然還打了一個飽嗝。
  
      等蕭越白用能量吸收異能將這三顆能量彈吸收完以后,也發現內瑟斯正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自己,悻悻一笑蕭越白有些靦腆的說道:
  
      “那個...不知道為啥,當我看到這些藍色的能量彈,我發現我居然對這些能量充滿了強烈的渴望。”
  
      “所以剛才的吃相有些難看,讓內瑟斯學士您見笑了!”
  
      看著眼前這個人類男子,內瑟斯突然覺得自己剛剛好像一直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并不是符文之地上的原生人類。
  
      自己似乎一直用看待符文之地人類的眼光在看待他,這明顯是自己犯了一個錯誤。
  
      不過既然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內瑟斯自然就會重新思考,聰明如他立馬就想明白了這其中的關鍵。
  
      既然能被自家皇帝當成座上賓,還能如此相信這個人類能解放亞托克斯,這就已經說明蕭越白不簡單了,如此一看他有這些手段也就不奇怪了。
  
      蕭越白現在沒空管內瑟斯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剛剛他跟內瑟斯說完話之后,他吸收了澤拉斯的能量也終于產生了作用。
  
      這些本屬于澤拉斯的奧術能量所產生的反應十分劇烈,無論是蕭越白自身的超人之軀,還是一直都很少用到的內功,都被這能量調動了起來。
  
      由飛升之力轉化而成的奧術黑魔法瞬間就一分為二,一份帶著無可匹敵的熱量,迅速的滋養著自己的超人之軀,讓氪星人的軀體向著更高的方向進化。
  
      而另一份則被《逍遙御風訣》修煉出來儲藏在上下丹田的內功所同化,那樣子就像是運用《北冥神功》鯨吞天下一樣。
  
      丹田在飛速的擴張,轉眼間就將上下丹田充斥著被同化成功的內功。
  
      話雖然說了這么多,但這一切也不過是短短的幾秒鐘而已,當蕭越白將著能量彈完全化為自己的實力之后,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實力有了一個明顯的提升。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蕭越白和內瑟斯的身后傳來。
  
      兩人聞聲回頭一看,只見希維爾和塔利埡兩人正一個一臉好奇,一個一臉擔憂的望著自己。
  
      待希維爾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表情一愣,疑惑的叫了一聲:“怎么是你?”
  
      “不止是我!”蕭越白聳了聳肩膀,然后指著自己旁邊跟普通人相比非常高的身影說道:“還有他!”
  
      順著男人的話,兩個女孩不由得驚叫一聲,叫出了這個身影的名字:
  
      “內瑟斯?”
  
      “內瑟斯大人!”
  
      ()
  
      搜狗
  
  

快速时时能玩吗